首页 > 社会 >
认知盈余的社会价值
时间:2019-12-02 04:01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摘要:全世界的认知盈余太多了,多到即使微小的变化都能累积为巨大的结果。当今是一个不平凡的时代,我们可以把自由时间当作一种普遍的社会资产,用于大型的共同创造的项目,而不是仅供个人消磨的一连串时间。现在,我们需要学习用互联网来释放善意,创造普惠。

  互联网已经出现了50年,万维网技术也已出现了30年,社会中以往喜欢将大量自由时间用于消费的个体成员开始主动创造并分享事物,但仍有很多人对此感到惊讶。

  快手日活用户1.6亿,人均使用时长超过70分钟,整体计算下来,快手用户日均使用时长高达2.1万年。用户花这么多时间干什么?他们每天上传超过1000万条视频,最大的两个内容品类,一个叫生活场景,一个叫才艺。很多之前被忽视的群体得以显现自身。

  不止快手,同样的机制作用在相当多的互联网应用上。大多数曾经在网上搜索过的人,都遇到过在线百科全书维基百科。维基百科是由具有某些主题知识、并希望为这一全球免费信息来源做出贡献的人们合作开发的。他们是否因为这样的贡献而获得报酬或信誉?并没有,他们是纯粹的志愿者。他们志愿做事,因为他们有时间,同时具备慷慨之心。这就是认知盈余。

  认知盈余是克莱·舍基(Clay Shirky)创造的短语,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人们在时间、智慧、创造力和慷慨之心等方面的盈余的集合体,可以经由技术手段提升生产力,实现创造和分享。

  我们的时间盈余有多大呢?眼下,40亿人通过互联网相互连接,全球网民的平均上网时间已达6小时/天,这差不多相当于,在我们醒着的时候,至少1/3的时间用来上网。如果把全世界的上网时间加在一起,2018年,网虫们在网上消耗的时间大约相当于10亿年。

  在智慧盈余方面,互联网的一个重要特性是,它可以利用大群人的集体智慧来解决问题。很容易看出网络如何改变了我们的购物方式、我们消费媒体的方式以及我们彼此之间的沟通方式,但它也开始改变我们做出决策的方式,甚至预测未来的方式。

  在创造力盈余方面,少数人使用廉价的工具,投入很少时间和金钱,就能在社会中开拓出足够多的集体善意,创造出数年前无人能够想象的资源。道理很简单:人们想做一些事情来让世界变得更美好。虽然互联网有自身的缔造者,但我们也可以毫不犹豫地说,互联网发展至今,是每个参与者在全世界范围内的共同创造。

  没有人类慷慨的世界就像没有润滑油的内燃机——它很快就会过热,熄火。慷慨,和信任与互惠一样,为人类蓬勃发展所必需的功能性社会和制度关系提供必要的润滑剂。但是,慷慨不仅仅是社会机制顺利运作的必要条件,慷慨本身有助于确定人类生活和社会的良好状况。

  没有一个吝啬的人会真正兴旺。社会也是如此。促进其成员广泛繁荣的良好社会不仅取决于、而且体现和促进慷慨,无论是在个人之间还是在制度上。最终,在人类社会中所发现的所有自利、竞争和冲突之下,是人们对自己和他人福祉的关心程度和质量,构成良好的人类生活和好社会的定义。

  没有慷慨就没有互联网。例如,“用户生成的内容”这个当前用于描述业余者的创造行动的词组所阐述的,其实不仅仅是个人行为,更是一种社会行为。UGC不仅仅是由用户生成的,它更是被用户分享的东西。事实上,不仅创造是愉悦的来源——分享也是。

  在慷慨的基础上,我们得以发展出利他主义。今天,人类面临的问题在范围和重要性上史无前例。核毁灭、温室效应、物种灭绝、环境灾难、恐怖主义仅仅是其中的几个例子。找到如何解决这些全球性问题的办法,无论对于个体还是群体来说,都堪称构成了21世纪的最大挑战。为了克服这些挑战,我们需要世界意识的新转折,监测技术创新的新方法,新的社会发明以及新形式的富于创造性的利他主义。

  互联网和移动技术为我们提供了探索这种新式利他主义的多种可能。有理由相信,通过将道德关怀与数字技术结合起来,人类将会创造一种崭新的数字利他主义(digital altruism),从而可以通过群体的努力,解决横亘前方的诸多困难,甚至是在极大的规模上。

  人们一直在学习如何更有建设性地利用自由时间进行创造性行为,而不是消费性行为,特别是允许新形式合作的在线工具的出现,更加推动了这一趋势。

  导致消费量减少的选择可以是微小的,同时又是庞大的。微小的选择是一种个人行为:某人只是简单地决定下一个小时要用来创造一些事物,而不是单纯被动地消费。然而,数以百万计的微小选择的集合,最终可能导致庞大的集体行为。全世界的认知盈余太多了,多到即使微小的变化都能累积为巨大的结果。

  个人价值——个人价值是我们主动行动,作为创造者而非消费者所获得的价值。个人创造和分享所产生的大多数价值都仅仅是参与者本身获益。

  群体价值——群体价值的参与性更强,在一个协作的群体之间进行,例如一个应对产后抑郁症的小组,为小组成员的合作利益服务。

  公共价值——协作群体积极尝试创造公共资源,如Apache软件计划,目的是帮助群体之外的人们。

  这些努力的影响可大可小,可以是与世界分享照的微小个体,也可以是为了获得大量关注和支持以改变世界的某个层面而创建的Hashtags,如#me too。必须承认,我们使用自身认知盈余的活动可能是轻浮的,但从整体趋势来看,它正在导致有价值和有影响力的新形式的人类表达。四种价值都是认知盈余的合法用途,但社交媒体提供的公民价值(也即实际改变社会的力量)应该是互联网最值得庆祝之处。

  对认知盈余的利用使人们得以用更慷慨、更公开、更加社会化的方式来表现自己,这种变化的原材料是我们的自由时间,这样的时间我们可以用来投入到各项事业中去,从娱乐到文化变革。

  一开始,社会完全不知道如何处理任何盈余。当我们得以联网,从而拥有任由我们支配的工具以及这些工具所提供的新机遇的时候,我们也是通过自己的参与和对彼此的期待来设计认知盈余用途的人。

  在若干个重大突发事件当中,公民用可拍照手机提供了比摄影记者更完备的记录。用代码996加班,集结在GitHub上的程序员,正在进行一场社会实验……不论在何处,你都能看见人们走到一起彼此分享,共同工作或是发起某种公共行动。

  一部集众人之力的百科全书、一位知识女性愤而挑战大公司的传奇、因为一个公共话题和一种社会情绪而产生的临时性团体,这些事情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联系,但它们乃至更多事情的影响实际上有着共同的根基: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我们的交流工具支持群体对话与群体行动。聚集一群人并使之行动原本对资源有极高的要求,使得全世界范围内的群体努力都被置于一种制度的垄断之下。今天,全球分享与合作的工具终于交到了个体公民的手中。所以,我们作为设计者所要做的,就是不断为这些工具找到更多创新性的应用。

  我们所习惯的世界里,人们为爱做小的事情,做大事则是为了钱。不过,现在,我们可以为爱做大事情了。

  也许,我们可以无须夸张地说,互联网是一个爱的大本营。互联网之所以拥有海量的内容,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它构成了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自愿项目之一。

  功率越来越强大、用途越来越广泛的新工具流落到普通人手里,一个个财富和社会奇迹被创造出来,从根本上改变了全世界工作、玩乐、生活和思考的方式。现在,我们需要学习用互联网来释放善意,创造普惠。

  “2018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论坛”11月10日在厦门大学举行。人民日报社副总编辑卢新宁,福建省委、宣传部部长、秘书长梁建勇,厦门大学张彦,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等与会并致辞。

  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和浙江省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于11月7日至9日在乌镇召开。本届大会以“创造互信共治的数字世界——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

上一篇:评论:信息公开要讲求良好的“首发效应”
下一篇:为坚定制度自信提供理论支撑
主办:江西新闻网 承办:江西新闻网  网站地图
地址: 邮箱: 电话:
新闻中心 邮箱: 电话:
备案号:     技术支持:江西新闻网
 网站标识码: